普洱茶早点走出“生态魔咒”

  “央视财经”的一则报道,再次把普洱茶推向舆论的风口浪尖,这次瞄准的是国有林。据报道,普洱名山易武的茶农,不但采摘国有林甚至自然保护区的茶叶,还在里面毁林种茶,让原始森林留下伤疤。报道标题有些惊悚:哭泣的绿肺。其实,国有林的概念流行普洱茶界,已有四五年。“不是不报,时候不到”,炙手可热的国有林于今遭到迎头痛击。
  不妨回溯下“国有林”的前生今世。2007年普洱茶市场“崩盘”后,古树茶和山头茶概念崛起,对云南茶叶市场回暖和发展起了很大推动作用,顺应了消费细分和个性化潮流。二者的效应叠加,也不断把消费者引向更加小众化的山头,甚至引向人迹罕至的深山老林。易武的薄荷塘、百花箐、铜箐河、天门山、凤凰窝、湾弓等,是其典型代表,光听这些名字,就知道它们有多遥远神秘。
?
  只是,真理往前一步成谬误,山头古树茶一旦越过法律红线,就会变成“美丽的陷阱”。
?
  国有林之所以流行,一是口感,二是稀少,三是生态。口感因人而异,稀少的茶也多,生态成了无往而不利的“必杀器”。想想国有林里野性的自然环境,加之望不到顶的高秆,仿佛贵有贵的道理。某种意义上说,国有林古树茶站到了云南茶叶生态“鄙视链”的塔尖上。相比国内其他茶类和茶区,对于以生态为卖点云南普洱茶来说,国有林于是一时风头无俩。只不过,这个“生态”的塔基,真那么牢固?
?
  云南普洱茶走进了一个“生态魔咒”,成也生态,败也生态。成也生态好理解,不施肥、不打农药几乎成了好茶的标配,清风明月的自然环境,确实让外地消费者折服。败也生态,一是因为生态这个概念本身笼统模糊,二是给行业作茧自缚下了套,最终越走越远越小众,反过来会伤害几百万茶农的主体。物极必反、过犹不及,“生态经”切莫念成了“紧箍咒”。按国际标准,没有“生态”这种模糊用语,人家是有机、绿色,是一条条严苛的检验标准。“生态”和“有机”看似异曲同工,其实隔着好几座山几条河,是科技和故事、作坊和工厂、小农和资本之间的鸿沟。
  贵州几百万亩茶园没有刻意突出原生态,各大绿茶也没刻意突出原生态,因为人家知道,农药没那么可怕,经济作物施肥很正常,连片茶园怎么可能不用!一句话,符合标准就得了。而妖魔化肥和农药,过于强调天然,让人以为山野才安全,古树才好喝,把茶园推向对立面,得不偿失,毕竟云南茶叶主体是茶园。如今国有林生态但不合法的尴尬,其实是对放任生态跑偏的反讽。普洱茶造出了一个三角形产业结构,而人家是梯形、四边形,谁的产业容量大?更不用说,把自己架上生态野性的高位,难免假货横行滥竽充数。
?
  茶叶半是天然半是工艺,是内质和人文的合成品,“文质彬彬”最好,因为质胜文则野。无论强调古树乔木,还是追求与大森林混生,其内在逻辑,都想借助自然之力来美化产品,贪天之功在工艺上保守偷懒。虽满足了国人尚古自然的追求,却造成奇怪的“返祖现象”。这种逻辑暗示“普洱新生茶更好喝”,岂不知新生茶茶多酚等含量高,对肠胃的刺激性强,实在不算健康饮品。国际上对普洱茶保健的研究褒奖,一律以熟茶为样本,不说明问题吗!
?
  其实,普洱茶走出“生态魔咒”,已有很多努力和显而易见的趋势。科技普洱才是利器,许多企业在技术创新和科学研究上,已攻城略地斩获许多专利。发酵的熟茶茶性温和友好,适应人群更广,已是许多成熟企业的必争之地。业内也在发力专业化仓储,瞄准后发酵环节,以时间的沉淀换取更醇和的口感和利润。一些州市推广生态茶园改造,让“生态”回归本味。这些趋势都说明,产业和标准化才是浩荡潮流,普洱茶正与粗放低端和故弄玄虚告别。
?
  “千亿云茶”的目标追求,须弘扬理性科学的茶文化。抛弃不切实际的生态概念炒作,回到常识回到标准,警惕少数人追逐暴利、置行业安危于不顾的“茶山表演”,利大于弊。普洱茶真该舍去标新立异的消费误导,走茶行业的大道正道,大舍才能大得。也唯有如此,我们在端起普洱茶时,才不会谈玄论道又毫无底气,才能好好喝茶。
?
  相关阅读
?
责编:yunhong
普洱茶品牌推荐
?

2019香港一肖精选中特资料